“山竹”下的大益千羽孔雀,是“神鳥落湯”還是“鳳凰浴水”?

2018-09-18 15:12:40來源:石一龍閱讀: 收藏

 

“山竹”來襲,“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世紀最強臺風“山竹”登陸東南沿海,災情嚴重,其中茶商的損失空前巨大,炒得很神的大益千羽孔雀“也不例外”。

  

臺風固然可怕,相比而言,遺忘,特別是選擇性遺忘更為可怕。

   

“山竹”降臨,網上出現不少反映茶商的存茶被打濕、遭浸泡,多年辛苦毀于一旦的實情照片,著實讓人痛心不已。然而,仔細看過后,發現一個比較奇特的現象。

   

高高掛牌+渾水摸魚=貪婪無度。這是該現象的實質。

 

 

 

1

 

“山竹”過境,“風雨蒼黃,珠江倒灌,水淹芳村,哀嚎遍野”。

 

去年芳村火患,今年又遭水災。天災人禍,令人惋惜。“芳村”為何村?坐標廣州,全國最大的茶葉交易市場也。

 

一日之內,茶城變水城,受災群眾徹夜無眠。面對無法估量的損失,很多茶友與茶商陷入悲痛。卻有一些別有用心的人趁勢抓住了“商機”。

   

“山竹”過后不到半日,眾多芳村茶葉城店鋪受災及搶救現場視頻四處流傳,在網上刮起一陣陣“神鳥”落湯的新聞。

 

災情不假,百姓遭難,著實可憐。但明眼人都會發現,此次關于茶城災情的報道,集中點都在“大益神鳥落湯”一事,并在大多報道中標明了“千羽孔雀,11-12萬/件”等字眼或圖示。試問,茶城受災,萬戶蕭疏,為什么唯一貫以炒作上路的“大益千羽孔雀”標識最為醒目?

    

顯然就是惡炒。正如網友評論:“芳村水患,處處只見大益茶被淹,卻從未聽聞誰家的冰島、老班章純料茶等其他茶品被泡?實為天下奇事,難道大益真的已經好到連‘ 山竹’這股風都只想喝它的地步了?”

    

如果沒有搞錯,“大益神鳥”最初的配貨價為28050元/件,“山竹”一來,就開始發功,一口氣漲到12萬元/件,真乃神功蓋世的“稀世珍寶”!

    

倘若說老班章純料、冰島純料茶等沒有被淹,是因為這些茶價格昂貴,茶商早已將其轉移至水淹不到的地方。那么,按理來說,“神鳥”的價格也很高昂,經歷年年被臺風淹的芳村茶商,早應該“吃一塹長一智”,早早根據氣象預報將其轉移。即便是有些人忙于事業確不知情,或一時難以批量轉移,或轉移地點仍然躲不過世紀最強臺風,也不該讓“神鳥”盡數落湯。

 

    

此中真意,令人疑惑。真真假假,撲朔迷離。是芳村的商戶不長記性,還是以為消費者都是傻子?不得而知。

     

在這里,我們只能寬慰那些真正受災的群眾與茶商,希望他們早日擺脫災難,回歸日常生活。而那些趁機炒作的speculator和幕后指使,你得小心些!

 

 

2

 

“大益”作為普洱茶的行業領軍者,主導市場曝光率,看起來沒什么不對。然而,只有“大益茶”遭殃的曝光背景,著實令人不解。而“千羽孔雀”更是一泡成12萬元/件這事,無論是想炒作走紅,還是想暗示消費者商品受災嚴重市場將供不應求,趁機抬高價格?傊,對消費者而言都不是什么好事。

 

某茶友說:

 

“前幾天與大益體系的人聊了一下,他說:我們從國外讀MBA回來的吳先生就是不一樣,而且越來越會玩了,割菜的技術也越來越熟練了。以前要實現一個茶成倍漲價需要兩年,現在只需要兩個月完全可以實現。最要命的是他還會做反手,在B端做盤,向原產地A端購入(同時可以避稅),拉升成功后不管升跌自己都有收入,真不愧是普洱茶界真正的玩家。”

 

對此有茶友接著分析道:

   

“終端店主說配送到各家店的貨量最少為每家1件,我有一個疑問,為什么這次全國最大的流通市場——芳村水患事件,還有那么多‘千羽孔雀’,拉在水中漂游的?難道是惡意囤貨?”

 

“真心可憐那些流通集散市場的草根茶商。但不能忽視這些人在這個產業鏈中存在的危害性,市場學中所謂的B端市場,指的便是這一群體,目前在市場上,除了大益,幾乎很少人愿意進入B端,B端的存在導致市場嚴重失衡,許多大的國外公司因此在國內分散。”

 

“真有不少人能以茶之名空手套幾個億。2018年估計是他們這些小群體最痛苦的一年,做其他品牌或者自營品牌的其實在大的流通市場上不斷處于惡性競爭激烈的鎖鏈中,并且接受度低,只能跟著莊家玩大益,萬一真的陷入危機,滿盤皆輸。”

 

所以,他們這些小群體,其實只是大益這個主宰者的棋子,受利之余,風險更盛。

 

因為很多歷史原因,以及上文所述的“大益”標識的壟斷性曝光,我還是無法完全消除懷疑。芳村作為全國最大的普洱茶渠道流通市場,伴隨普洱茶市場這幾年的進化和進步,渠道端的利潤在不斷的被壓縮,芳村市場也逐漸演化為名副其實的“假貨市場”,這恐怕是公知的秘密。

 

但生意歸生意,不管三七二十一,該做的還得做,很多商戶不愿意通過品質提升自身的市場競爭力,就只能投機取巧,向外尋求辦法。

 

回顧過去,芳村幾乎抓住了每一場大臺風這一救命稻草進行“炒作”。

 

2017年,“天鴿”過境,芳村市場成了熟茶湯池,“號稱數十億數千噸的普洱茶被浸泡,”損失慘重。

 

今年的“山竹”神奇的配合了“有心者”的意愿。從各個媒體的天氣預報報道中,正常人都知曉了此次臺風出比“天鴿”更為威猛?膳_風過后,芳村市場又重蹈覆轍,報道所描述的慘烈程度甚至比去年還高。更有“記性被狗吃掉”的茶商將天價十幾萬塊一件的“神鳥”也給“泡了”,頻爆“劇照”,明碼抬價。

 

 

陰雨天出門,我們都害怕弄臟貴重的鞋子和衣裳。難道這個理兒,在靠玩價盤賺錢,精明過度的芳村商人那里是不成立的?

 

明知臺風要卷走自己的 “飯碗”,卻毫不預防,任由水煮,這對于大部分精打細算的茶商而言,恐怕是為了制造熱點講講故事,以供求不夠為由哄抬價盤的吧?

 

 

3

 

根據大益官方說法,“神鳥”千羽孔雀總共投入市場5500件,我們再來看一下千羽孔雀發布之后的配貨信息,以下是8月25日大益官方發布的信息:

 

系統發布新一輪統一配貨,本輪統一配貨產品:357g千羽孔雀生餅,批次(1801),凈重15kg,配貨價28050元一件,零售指導價:1620元/片。標準店1件,形象店和形象店+,2件,旗艦店3件,體驗館S1 4件,S2 5件,S3 6件。

   

這些“神鳥”在流通過程中價格迅速電梯式上漲,一口氣暴漲至12萬元/件,基于價格上漲幅度,我們大概做一個稅務計算。茶葉銷售涉及稅種,包括增值稅:16%,城建稅:增值稅的7%(城市)、5%(縣城), 教育費附加:增值稅的3%,地方教育附加:增值稅的2%,印花稅:合同額萬分之三,企業所得稅:基本稅率25%,有優惠項目的按優惠項目計算。

 

而在銷售過程中,在銷售額增加,成本不變的情況下,前五個稅種稅率不變,稅額則隨收入額增加;企業所得稅:收入增加后,若成本不發生變化,則收入增加部分減除稅金增加數后在余額為企業應納稅所得額增加額,按適用稅率繳納企業所得稅。

   

即便農產品(茶葉)在收購的環節可直接領憑證,然后在銷售環節可以抵扣,但無論如何,大益及相應的茶商所需承擔的稅務不可以說不繁重,按照炒作給出的價格來計,是否真有朋友所談的避稅、逃稅等諸多可能?

   

如此一來,“山竹”還真有了為茶界斬妖伏魔的功效,“聰明反被聰明誤”。這令人感覺已是他們最后的絕唱,只差稅務局核收各種稅種了。

  

還有人說,“這是商家炒作或保險理賠高炒作。”芳村的茶葉基本都沒有保險,即便有,最多也只能按出廠價賠償。不貪得無厭的炒作,就不會有如此慘重的損失,就因15天期限要暴雷交割,有一些商家可能已將身家都輸光了。

 

 

 

4

 

這兩年,芳村不是火災、水災,就是查到假老茶,做營生的人是否天地良心,問心無愧?除了天災,人禍因果,才是更加需要反省的。

 

如今的普洱茶行業究竟是怎么了?標桿企業帶頭進行無底線的炒作。我們不說芳村所有的災情是假的、炒作的,然那些損人利己的害群之馬必定會種因得果。

 

這些高上天的大益茶到底是不是給人喝的?我慢慢察覺,這或許只是一場廠家和大型經銷商演出給列席觀眾看的饕餮宴會。他們自娛自樂,災難和一切惡果卻由消費者來承受。

 

 

未來的茶市,必定會洗掉通道商,無論“神鳥”目前報價多少,到終端專賣店的利潤也少之又少。試想,“神鳥”究竟是一只怎樣的鳥,到底是為誰在謀利?以“神鳥”為代表的產品未來將如何下地?作為龍頭企業的大益,到底在做著什么?茶產業的未來將何去何從?

 

“柴米油鹽醬醋茶”自古就是市井日常生活的一部分,簡單平淡,韻味繚遠,F如今,人民生活越來越好,茶產品越來越多,產量越來越大,喝茶卻成為普通人奢望之事,只能說“市風日下”,變態的炒作和不正當競爭愈發可怖。

 

面對如此高昂的“千羽孔雀”,我們只能“嘆為觀止”。

 

 
合买双色球中大奖

延伸閱讀:

神鳥山竹鳳凰
茶吧微信公眾平臺

茶吧微信公眾號

茶吧微信公眾平臺

茶吧論壇手機APP